收藏本站
我的資料
   
查看手機網站
其他賬號登錄: 注冊 登錄
      學校文化設計新書專題
中教設計聯盟官網 (網站由北京敬文教育研究院建設并維護

張東嬌丨學校文化驅動模型:一項完整的中國學校改進經驗的報告

 二維碼
發表時間:2022-04-01 11:07
文章來源:《清華大學教育研究》2022年01期
作者簡介: 張東嬌,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研究方向為學校文化管理、學校改進.
DOI:10.14138/j.1001-4519.2022.01.002311



摘 要:這是一項對積累了13年之久、文字發表量達到300余萬字的研究的元研究,立足于政府、大學、學校三方合作模式,植根于學校文化研究,作用于學校改進實踐。學校文化驅動模型,是以學校文化建設為抓手,驅動區域學校系統思考和整體發展的學校改進模型。在清晰闡述學校文化驅動模型知識系統的基礎上,回答三個研究問題:模型構建有哪些經驗?聚焦模型的研究經驗有哪些?應用模型的大規模學校改進經驗有哪些?研究采取全方位掃描方式,堅持工作專業化、經驗結構化、成果可見化的工作思路,概括了這項研究的方法論體系:哲學范式和實證范式同時出發,質性研究和量化研究兩頭開始,演繹推理和歸納推理共進使用,抽象升維和還原降維并肩作戰,最終形成了學校文化驅動模型完整的知識系統,包括價值與理論、機制與工具、實踐與經驗三個知識模塊。該模型是中國學校改進眾多模式中的一項經驗,不代表全部。

關鍵詞:學校文化驅動模型;學校文化建設;學校改進經驗



研究發現,世界各國四十年來學校改進的共同經驗是:以促進學生成長為根本目的,研究與實踐高度互動,以項目方式推進和管理,走政府、大學、學校和社會多方合作的道路,也共同面臨成本相對高、成效相對小、成功相對難的問題。在學校改進趨向于系統化工程、專業化網絡和數據化驅動的國際背景下,中國學校改進的任務是,進一步研究和學習世界各國的先進經驗,參考學校改進的發展趨勢,運用中國文化力量和知識體系解決學校改進中普遍存在的問題。為了實現教育優質、均衡、公平發展,中國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發起和推動的大規模學校改進蓬勃發展,調動社會各方力量,多所大學參與其中,形成了中國學校改進的豐富經驗,學校文化驅動模型就是其中一項經驗。這項關于這個模型的元研究力圖回答以下問題:模型知識系統和構建經驗有哪些?聚焦該模型生產學校改進知識的研究經驗有哪些?應用模型的項目管理經驗和學校改進經驗有哪些?通過這項完整的學校改進經驗的報告,可以補充和豐富中國向世界學習什么和世界向中國學習什么的經驗互動鏈條。





模型的知識系統

模型是理論簡明、精準的形式表達,是優化配置系統要素的設計思路和框架,其作用是能夠還原理論回到實踐,也能夠帶動實踐的抽象水平,因其簡明而便于操作,成為理論與實踐接合的階梯。學校文化驅動模型(以下簡稱模型)的知識系統由三個知識模塊組成。

(一)價值與理論知識模塊

第一模塊包括模型概念、模型價值、學校文化基本理論三個知識單元13個知識要素。

1.模型概念知識單元

第一單元包括模型定義、結構和定位3個要素。學校文化驅動模型的全稱是,學校文化驅動區域學校系統思考和整體改進模型,是在政府、大學、學校三方合作背景下,以學校文化為抓手,優化配置學校文化要素,全面驅動學校系統思考、整體改進與發展的一套管理思想和操作框架。學校指中小學,系統思考和整體改進指對學校發展高屋建瓴的系統設計,面面俱到高保真地落實到細節,學校在原有基礎上得到質量提升和管理進步。學校整體發展指區域內一批學校共同發展,含教育集團學校;也指每所學校系統思考,整體發展。模型是一個生動的有機體和完整知識系統,其簡明知識體系概括為:三個知識模塊,內含九個知識單元34個知識要素和六圖一表:模型知識系統一覽表、知識系統輪狀圖、模型研究方法論體系環形圖、學校文化擬人結構圖、模型建設過程框架圖、模型工具箱和學校改進經驗五星圖,見表1。

圖片

作為一項中國學校改進經驗,模型的本質和定位是,中國學校改進模型之一,適用于政府、大學和學校三方合作的大規模學校改進項目和活動。以此命名這項經驗的原因是,模型本身是位于理論和實踐之間的中介,能搭建階梯聯結二者,實現知行合一的管理質感。這一中觀位置,又能夠串聯起宏觀框架、抽象之道和微觀細節和形而下之術,自然而不突兀。

2.模型價值知識單元

第二單元有六個要素:價值觀、目的、立場、路線、策略、原則。模型價值觀是,每一所學校都有文化,每一所學校都與眾不同,每一所學校都值得尊重,源于以學校文化為抓手的學校改進的四點目的:引導學生持續樂觀地投入學習;幫助學校掌握以學校文化建設為抓手系統思考與整體改進的方法論和認識論工具;建設價值驅動型學校形成高質量教育群落;引導學校成員過一種氣質優雅、舉止從容、內容完整、精神健康的美好教育生活。模型立場是:學校文化就是教育生活的全部,學校文化就是教育生活本身,學校文化建設就是學校日常管理過程,學校文化建設就是學校循證改進過程,學校文化就是學校特色形成過程。模型堅持的路線是:工作專業化、經驗結構化、成果可見化,把事倍功半的管理,變成事半功倍的管理和更高質量的管理。模型把學校文化與學校改進聯系,與課例研究等八個實踐領域結合,形成一總多分的工作策略,一個大齒輪帶動八個小齒輪,形成從學校辦學理念體系,到教師與學生、課程與課堂、黨建與管理、公共關系與環境文化的落實鏈條。模型堅持五項原則:安全、有效、系統、團結和簡易,具有全局性、針對性、簡明性和實用性。

3.學校文化理論知識單元

第三單元有四個要素,即學校文化定義及其結構、學校文化分類及其管理、學校文化發生機制、價值驅動型學校及其文化哲學。學校文化采用屬加種差定義方式:是學校全體成員共同創造和經營的文明、和諧、美好的教育生活方式,是學校核心價值觀及其指導下的行為方式和物質形式的總和,包括學校精神、制度、行為和物質文化。精神文化即辦學理念體系,包括學校核心價值觀和校訓、育人目標和辦學目標、?;蘸托8璧纫?;學校制度、行為和物質文化合稱辦學實踐體系,包括教師和學生、課程和課堂、黨建和行政管理、公共關系和空間環境文化。該定義也即學校文化結構,二級變量為辦學理念體系和辦學實踐體系,三級變量十四個含44個觀測點。參見《北京市中小學學校文化示范校建設與評估指標體系》(2015版)(以下簡稱《指標體系》)。

學校文化包括顯性和隱性文化,這是依據文化學、人類學、社會學、心理學、管理學、傳播學等研究成果的分類。學校顯性文化包括文本、作品和活動三種類型,具有可充分言說性和可充分看見性,隱性文化包括人際關系、能力和意會部分內容,具有無法充分言說性和可見性,可用實踐、行動和活動等表達。二者之和構成學校文化全景觀,使用言述有方、默會有道和剩余有用的方法進行分類管理。

模型分析了學校文化團結與沖突、擴散與變革的發生機制,提出相應管理策略。文化團結是基于對辦學理念體系的認知一致和情感共鳴,形成的真實、緊密、高級、愉悅的人際連結方式,相似性原理引發聚合—依存機制,差異性原理和擬親原理引發分工—協作機制,均衡性和調適性原理引發規范—整合機制,學校通過堅守規范、舉行儀式、治理偏離等方法實現文化團結。文化沖突指學校成員因某種抵抗或對立情形而感知到的不一致,包括權力沖突、符號沖突、代際沖突和角色沖突等,利用誘因-貢獻平衡、多元協商-合作、需求-差異整合策略進行沖突管理,從團結到沖突、從沖突到團結是螺旋、循環和升降過程。學校文化擴散指核心學校向集團成員學校輸出理念、管理、師資等資源,共治共建、共享共贏,使用升維、協商、發明等策略解決伴生問題。學校變革包括適應性和轉型性變革,嵌入、濡化、博弈和平衡是其發生機制,通過結果指向、一致性培育、知行重構和力量聯合等策略培育變革能力。

價值驅動型學校與經驗驅動和技術-效能驅動型學校相對而言,三種成分并不能完全互相代替。這類學校文化地圖清晰、價值觀驅動管理、內群體文化團結,背后的文化哲學是中國文化和人類基礎價值,群體本位、家隱喻、和為貴、三省吾身等,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主要思想。價值驅動型學校建設策略是:甄選-保衛、引導-教練、覺察-創建。

(二)機制與工具知識模塊

第二模塊包括機制、標準和工具三個單元9個要素,是鏈接價值與理論、實踐與經驗知識模塊的腰身,有所交叉。如標準知識單元既可放在此處,也可放在理論知識模塊。

1.機制知識單元

第四單元包括三個要素,即三方合作機制、五步工作法、六項工作制度,提供程序性知識。政府、大學和學校三方合作,共同參與學校改進,是世界各國學校改進的共同之路,三個主體基于共同利益平等協作。大學擔任中間角色,承擔建構、研究、應用和修正模型,并持續生產學校改進知識的專業責任。五步工作法是模型重要的合作和指導工具,包括必要準備、全面診斷、系統策劃、落地執行、成果可見五步,細化為17個辦法。為了把政策、研究和實踐三點有機聯系起來,把政府、大學和學校三個主體工作平臺貫通起來,模型使用六項工作制度,即核心工作站制度、聯系人制度、專家小組工作日制度、三方聯席雙反饋制度、課堂觀察和課例研究制度、兩種信息管理制度。

2.標準知識單元

第五單元包括高質量學校文化標準、高質量學校文化建設標準和《指標體系》三個要素,三者價值一致,思想統一。高質量學校文化標準:慧于中、誠于內、秀于外?;塾谥兄笇ふ覍W校文化線索、提煉學校文化概念,確保學校辦學理念體系的表述邏輯自洽、精準簡練。誠于內指通過借力發力、行政把關、全員參與、文化宣傳等方式,引導全員認同和參與學校文化建設。秀于外指通過學校形象、師生行為、環境表達等途徑,把學校辦學理念體系形之于外、美化于外?;塾谥惺请y點,指學校理念體系表述言之有實,內核堅固,其標準是:生動、珍愛、高級、合體、簡單。高質量學校文化建設標準,指學校文化建設和管理過程做到框架清晰、細節精微、質感飽滿?!吨笜梭w系》是回答如何建設秀外慧中學校文化的過程性知識,基于上述學校文化定義研制,適用于所有中小學。

3.工具知識單元

第六單元主要包括四個要素,即四種類型工具,形成學校文化建設工具箱。評估類工具含學校文化整體和部分評估工具,如《學校文化發展狀態評估問卷》《最難共事者問卷》等。模版類工具含學校文化發展狀態評估報告模版、學校文化建設方案模板、校長匯報提綱、課例研究報告模板等。局部數據收集類工具,除了前面所列量表外,還包括教師、學生、中層干部、校長、家長和社區、教育行政人員的多組訪談提綱、學生測試套題等。課堂觀察類工具含教師與班級情況表、教學時間分配表、學生學習投入狀態觀察表、課堂問答行為類型頻次統計表、教與學策略觀察表、小組學習觀察表、語言流動情況圖、教師巡回路線圖、課堂文化觀察表、教學目標達成情況表等。有時把標準也放入工具箱中,是第五類工具,見圖5。

(三)實踐與經驗知識模塊

第三模塊包括項目組織經驗、指標應用經驗、大規模學校改進經驗三個單元11個要素。第七單元即項目組織經驗,包括依靠政府、大學、學校三個要素。第八單元是指標應用經驗,包括配套應用、過程應用、結果應用三個經驗?!吨笜梭w系》重在引領學校文化建設思路、內容和方法,同時必須具有價值判斷的評估意義,在學校文化建設不同階段的作用是:在學校文化從無意識的自發、零散、片段階段到有意識的自覺思考、系統思考和操作過程中,起到聚焦、系統、豐富的框架約束和指引作用;在出現學校辦學理念體系表述過于臃腫龐雜、制度復雜或擱置、信息過載等問題時,起到修剪和簡化作用。第九單元是大規模學校改進經驗,包含文化立校、以評促建、標準引領、模型護航、研討式評建五個要素。

(四)模型知識系統輪狀圖

以學校文化建設為抓手的學校改進知識系統全部展示完畢,形成模型知識系統輪狀圖,見圖1。為便于學校操作,圖形打破知識模塊和單元,析出37個關鍵要素。

圖片

圖形從里到外的第一層,是價值觀、立場、目的、原則、路線,把分解了學校文化定義的指標體系也放入其中,代表價值與文化基本理論知識模塊,但非全部。這一模塊扎根于教育立德樹人的本質、學校改進促進人的發展的目的和學校文化基礎理論,通過回答建設什么樣的學校文化,表達學校改進的價值高度和理論基礎,構成模型知識核心圈。第二層選擇機制和經驗知識的一部分,包括三個主體和五項經驗,總結大規模學校改進由誰發動和參與的宏觀經驗。第三層是機制與工具知識模塊代表,是中介變量,包括六項工作制度和五步工作法,回答三個主體如何共同工作、如何組織大規模學校改進項目等問題。第四層是學校改進層面,其知識元素來自理論知識和實踐知識模塊,指出了學校文化建設八個工作領域和四種通用的管理策略。前面三個圈層的力量經過聯結和整合后,共同聚焦作用于項目學校管理八個領域,校長文化領導力是中介變量。推薦綜合使用文化團結、管理沖突、文化擴散和文化變革等策略,提高校長文化領導力,從而回答以一個學校為單位,如何進行系統思考和整體改進的問題,展示高質量學校文化建設的過程。





模型的建設經驗

模型知識系統的形成和提煉并非一蹴而就,其形成和應用本身也是不斷系統思考和整體改進的建設過程,甚至比學校改進過程難度更高、更加漫長和費力,在解決好宏觀、中觀和微觀的關鍵問題基礎上,把經驗結構化和還原化,才能切實有效推動大規模學校改進的進程。模型建設過程包括建構與形成、研究與評估、應用與完善等環節,是學習、參與、研究的過程,圍繞穩定的目的與核心知識高度互動,相互交融,形成了模型的建設經驗:始于學校改進知識和經驗的持續學習,終于學校改進實踐的大規模參與、主持和完成,得益于和完善于學校文化及其理論的深入研究,模型建設框架見圖2。

圖片

(一)始于學習學校改進知識和經驗

模型形成經歷了醞釀和準備期(2006.3-2008.6)、形成和應用期(2008.7-2013)、成熟和推廣期(2014年至今)三個階段。每個階段各有不同項目領銜,各有不同重點任務和關鍵事件,時有交織和連續,并非有不可打破的嚴格界限。

1.零星學習打開認知

系統學習學校改進的知識和先進經驗,一直貫穿模型建設的三個階段,從無意識到有意識,從自發到自覺,從懵懂到明了,從片段到整體,表現出不同的認知水平和學習方式。模型醞釀期在2006年,處于準備期。于我而言,只是為了完成被分配的任務,在對學校改進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加入學校改進項目,茫然走入一所初中校,承擔改進任務,持續三年。我當時的狀態是,不知學校改進為何物,不知道每周去學校干什么,沒有路徑,沒有目標,毫無頭緒。更未接觸到學校文化及其研究領域,沒有自己的想法,沒有選擇和使用現成模型的能力。當時講授本科生的《學校公共關系管理》這門課,使用的是自己寫的教材,其中一章是學校形象管理,就用了學校形象管理框架,完成了那所學校改進的個案研究報告,還得了獎。對學校改進經驗的學習,是零星片段的:聽香港中文大學回來的同事們講座,向他們要些學校改進的材料,學習香港優質學校改進計劃,兩個齒輪、學校發展主任、教師工作坊等經驗,打開了對學校改進的認知。

2.自覺進行系統學習

隨著認識的深入和自覺意識的加強,意識到需要有目的、有意識的系統學習方式:學習國內外學校改進知識和先進經驗,2011年完成世界主要國家學校改進經驗的文獻綜述,掌握中國大陸地區學校改進信息;2012年到香港中文大學實地觀摩學校改進經驗,多次參與兩岸四地學校改進研討會;系統學習了香港學校改進計劃,包括香港躍進學校計劃(1998-2001)、優質學校計劃(2001-2003)、優質學校行動計劃(2003-2004)及優質學校改進計劃(2004-2009),這些計劃都是整全、互動和有機的綜合性改進計劃,全面刷新了我的學校改進經驗。

3.專業學習完善模型

在系統學習和入校實踐基礎上,2009年提煉出學校文化驅動模型,立刻應用于小規模學校改進項目中,找到了從學校文化建設入手,進行系統思考和整體改進的抓手。2013年出版專家小組《學校文化管理》五本叢書,是我們初步改進經驗和理論知識的集成。在模型成熟和推廣期,采用專業學習方式,重心轉移到學校改進知識的生產和模型的完善上,關鍵事件有:大量系統閱讀名家及其文化學、人類學、社會學、傳播學、政治學、管理學等專業著作,學習沙因、泰勒、威廉斯、霍爾、霍夫斯泰德、亨廷頓、梁簌溟、費孝通、胡適、錢穆、皮爾森、威斯勒、涂爾干、羅賓斯、巴納德等人的思想,系統思考學校文化定義,奠定模型的理論基礎。同時,2015-2020年主持并完成《學校改進模式與策略的國際比較研究》課題,對6個國家40年22個項目的學校改進模式進行系統學習,歸納出學校改進的共同經驗、問題和趨勢,完成專著《學校改進模式的國際比較研究》。

(二)終于學校改進實踐參與和完成

參與指完整并深度參與學校改進實踐,主持和完成各種規模的學校改進項目。對應模型建設的三個主要階段,歸納出相應的三種參與形式。

1.零星參與積累入門經驗

與醞釀期和零星學習匹配的是零星參與形式,一無所知和單槍匹馬的工作方式,承擔的任務是:作為專家團隊一員,參與到初中建設工程項目中,負責一所薄弱初中的改進;作為專家組成員,短期參與過兩所小學改進項目,負責組織結構設計部分。這就是我2006-2008年前半年的學校改進經驗,無主題,雖然很少,但是真的寶貴有用,帶我入門,引我思考,才有了學校文化百萬字成果,才有了這篇關于模型的元研究。

2.獨立主持學校改進項目

與形成期和系統學習匹配的是完整主持項目的深度參與形式。2008年7月到2013年,獨立主持和完成區域學校改進項目十余個,組建專家團隊50余人,項目學校70余所,這些前期改進項目主要集中在北京各區縣, 2008年7月的豐臺區持續四年的26所學校效能提升項目,是我第一次主持學校改進項目。2008年11月,海淀區委托學校文化創建項目,持續3年指導9所小學的學校文化建設。這個項目于我的意義是,從此開始回答什么是學校文化的問題,一走就是頭也不回的十三年。自2009年初次應用模型指導中小規模學校改進,至2011年完整實驗了一輪,并從北京各區縣合作,擴展到京外部分省市。這些經驗不止寶貴,是我們研究學校文化的起點,積累了《學校文化管理》叢書的素材。

3.深度介入大規模學校改進實踐

2012年是機制與工具知識模塊大豐收的一年,邊應用邊改進,進入到主持大規模學校改進階段。根據反饋數據進一步修正和完善模型,明確了學校文化為抓手的學校改進主題,完善了工作制度,明晰了三方主體的角色定位和責任。與成熟和大規模應用期、深入學習匹配的是深度介入的參與形式,即繼續以項目主持人方式、有組織地帶領專家小組,介入更高層面大規模學校改進項目,大范圍應用模型,而且以學校文化建設和學校管理標準實施,作為官方認可和首選的學校改進項目主題。這階段的工作集中在北京地區,與市教委基礎教育一處合作完成。2013年成立北京師范大學學校文化研究中心,2014-2015年主持北京市學校文化建設理論與實踐研究項目,經過專業評估的400余所學校成為學校文化建設示范校。2018-2020年主持北京市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的實踐研究項目,滾動三年,專家團隊200余人,現場調研300余所學校,協助教委完成1594所義務教育學校達標任務,提供系統專業支持。在此期間,完成《指標體系》研制工作,為北京市教育委員會提供調研報告和研究報告300余份。

(三)完善與學校文化基本理論的研究

完善指逐漸精準學校文化自變量,不斷修正模型,通過學校文化理論深入研究,使之走向細致和成熟的過程。學校文化驅動模型建設是動態過程,建構、應用、修正與完善等環節可以循環往復,互相提醒。對于學校改進實踐而言,模型就是其可干預的自變量,嵌套和內含著學校文化定義及其操作變量。以學校文化建設為抓手的學校改進,意在通過學校文化各要素的系統設計和結構性干預,提高學校系統思考和整體改進能力,從而實現因變量的正向變化,以促進人的健康發展,形成價值驅動型學校。模型的成熟,不僅來自于系統和深入參與大規模學校改進實踐,更得益于文化基本理論的研究,尤其是學校文化定義、對其操作變量的細致分解和《指標體系》的頒布。有此,才有學校文化分類、價值驅動型學校建設、學校文化團結與沖突、擴散與變革等知識元素的生成。圖3是學校文化擬人結構圖,完整顯示學校文化定義及其可觀測的變量。

圖片

擬人結構圖把學校文化比喻成人體,上半身是辦學理念體系,下半身是辦學實踐體系,中間為學校文化之腰。學校核心價值觀是人頭,是指揮學校文化建設的大腦,校訓是核心價值觀的具體闡釋,是脖頸。兩個目標是心臟,?;蘸托8枋歉觳?。教師與學生文化、課程與課堂文化、黨建與行政管理文化相當于兩條腿,公共關系和環境文化相當于兩只腳。這里能看到與八個管理領域匹配的八個實踐理念,是接合上半身和下半身的學校文化之腰,如果沒有它,學校文化就會折斷分為兩截,形成“說做”兩張皮問題。八個實踐理念指辦學理念體系落實在教師、學生、課程、課堂、黨建、管理、公共關系和環境八個領域中的具體理念。當然,只是大致相似,并不要求嚴格一一對應。擬人結構圖通過清晰分解學校文化變量,表現出系統設計學校發展和改進的必要元素及其邏輯關系,讓學校容易形象地看到,學校文化建設中存在的缺項問題,利于補充和簡化。





模型的研究經驗

模型建設是研究和實踐緊密互動的結果,它不僅以結構性知識助力于學校改進實踐,也為研究者提供了學校文化這個研究抓手,聚焦模型上下延展,生產出三個知識模塊,持續輸出學校文化及其建設的系統知識,豐富中國學校改進知識和經驗,共同提高工作專業化水平。研究形成了可見的系列研究成果:出版專著200余萬字,發表論文50余萬字,撰寫案例并入選中國專業學位教學案例庫15萬字,指導學校文化研究主題的博士學位論文160余萬字,提交研究報告數百萬字。只有層次豐富、扎實可靠的研究及其經驗,才能讓模型的框架經得起推敲,細節經得起放大,質感經得起琢磨。

(一)研究需立足根本

這里的根本包括價值根本和理論根本,能夠保證模型高度、深度和結實程度。聚焦模型的研究,必須立足于教育立德樹人的根本價值,捍衛價值高度。在其引導下,研究立足、扎根、聚焦于理論基礎和學術根本問題,逐一解決學校改進現實中的框架和細節問題。

完善學校文化定義?!秾W校文化管理》中的學校文化定義是:學校核心價值觀及其主導下的全體成員的行為方式與物態形式的總和,包括精神文化、制度文化、行為文化和物質文化。這個定義是摸爬滾打了多年后提煉而成,好用,也存在定義內涵論述薄弱的毛病。在中小學學校文化建設的第一階段,解決學校文化的操作性及其與學校管理工作的聯系性刻不容緩,注重其操作變量和種差描述,關注實際問題的解決。在《建設價值驅動型學?!芬粫?,學校文化定義得到明確補充,揭示了學校文化的內涵和本質:學校文化是學校全體成員共同創造和經營的文明、和諧、美好的生活方式,包括顯性和隱性文化。

研究學校文化分類。文化分類是文化研究的重要維度,從文化與文明傳統到文化主義,從文化分析到文化建設,眾多文化研究流派取得了豐富成果,對中國學校文化研究的啟發甚多,學習威廉斯生活方式說,收獲了學校文化定義的生活方式的核心屬,獲得學校文化和諧性與斗爭性視角,認識到學校文化從團結、和諧到沖突和斗爭,從沖突、斗爭到團結與和諧是一個螺旋、循環和升降的過程,致力于形成斗爭式和諧、妥協式均衡、沖突性合作的格局,以學校文化建設成就美好教育生活。受愛德華·霍爾三分法啟發,看到學校文化是有意識和無意識層面文化的總和,帶動學校文化研究順利進入到隱性文化領域。這些理論基礎研究,對模型的穩定結構和價值高度起到可靠作用,堅強其合法性和合理性。

(二)研究得切換視角

聚焦模型的研究,立足和聚焦穩固的根本,同時上下延展左右開弓,觸角遍布學校工作全部領域,但多而不亂。這是因為這項研究在不同階段始終堅持四個視角并適時切換。

一是首先解決三方合作和項目管理的機制視角。二是著眼于學校改進實踐的問題解決視角,立足于學校管理實踐情境,把學校文化研究的抽象知識和結構化的經驗,再還原到學校管理實踐和細節中,以提升學校管理效能和水平。三是研究視角,基礎研究、實踐研究和應用研究齊頭并進。四是政策視角,三方合作的學校改進項目,與研究者單獨立項的一般研究課題不同,專家小組需要為政府教育政策的落實提供專業支持,需要在教育行政部門的戰略部署下配合工作。作為項目主持人和大學的研究者,需要不斷切換和整合政策、學術、實踐、合作這四個視角,探索和生產三方都能夠接受和好用的學校改進知識。這項研究的時間足夠長,耐心足夠大,力量足夠強,有秩序地安排、容納和整合了學校文化研究和學校改進的多項研究及其成果,并以學校文化驅動模型連綴成為一體性的知識系統,它是描述性的,也是闡釋性的,還是一項探索性的研究。以上四個視角解釋了這項研究的現實主義本體論、結構主義認識論、建構主義方法論和觀照利益相關者需要的價值論。圖4是研究方法論體系環形圖。

圖片

環形圖語是:研究運用演繹推理和歸納推理方式,兩頭同時出發,二者漸進結合,通順了邏輯。研究次第結合運用哲學范式和實證范式,重點解決了學校改進知識大框架和細節問題,解決了經驗抽象成理論,和理論知識再次還原于實踐的問題,利用模型找到了經驗抽象與理論還原之間的中介橋梁和邏輯支架。研究范式及其方法的混合運用和四個視角的切換穿梭,通過全方位掃描,解決了在核桃林中準確找到一只核桃,和把一只核桃再回歸到核桃林中這兩件事。對于四個視角中遇到的諸多具體問題,其研究戰術是各個擊破,穩扎穩打,逐個解決,把問題解決的方法過程寫出來,這一戰術確保了模型的質感。

(三)研究要開發工具

模型一直都重視學校文化評估和測量,就個人研究經驗而言,工具研究和使用經歷了沒有工具、借用工具、研制工具、形成工具箱四個階段。

2008年7月之前,沒有自己的工具,使用項目組提供的教師和學生滿意度等評估工具,統一收集數據,每個參與者完成調研報告。項目結束時,項目組每個成員完成一份學校改進的研究報告,沒有統一要求,也沒有研究主題,沒有合作機制,以私人感情互相支持。當時的思考是:如何把來自不同大學的專家資源整合起來?三方共同工作的機制和溝通平臺是什么?學校改進是否需要有一些共同的規范和標準?怎樣選擇和研制與此匹配的評估和測量工具?項目最終的成果形式是什么?這些思考正是模型首先要解決工作制度的初衷。

2008年7月,開始獨立主持區域學校改進項目,著手解決上面急迫的問題,建立三方合作工作制度和溝通機制,2009年提出學校文化驅動模型,雖然課題沒有獲批,卻是專注于此項研究的關鍵。從此,把學校改進聚焦到學校文化建設這一主題上,順利解決了三方合作共同發力問題。與此同時,專家小組多向展開學校文化研究,學校文化評估工具的研制是重中之重,從未中斷。在工具研制出的前兩年,采用借用工具形式,選擇了一部分成熟量表收集數據,包括組織氛圍調查問卷、教師組織承諾量表、最難共事者問卷和學生學習投入量表等,利用問卷調查法、訪談法和實物收集法、測驗法、觀察法等,從教師和學生滿意度、管理風格和效能等方面收集學校管理現狀的數據和資料,運用多角互證的數據比較模式,形成混合數據支撐的學校改進證據。顯然,此階段所用工具屬局部數據收集工具,明顯缺乏學校文化整體評估工具。

學校文化評估模型分兩種,即類型評估和輪廓評估模型,前者是把學校文化作為一個變量,通過評估可以確知學校文化在模型中歸屬的類型,后者是把學校文化作為組織的整體生活,了解學校在模型各維度上的表現,也稱輪廓評估模型。2010年開始,模型有了自己研制的學校文化整體評估工具。徐志勇負責設計和修訂了《學校文化發展狀態評估問卷》,由4個一級維度、12個二級維度和40道題目構成,參與性考察和測量學校教師的工作能力、主人翁精神和責任感;一致性考察學校內部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情況;適應性主要考察學校對外部環境的適應能力,主要包括對周邊環境及家長的各種變化或要求的捕捉能力和反應速度;使命考察學校是否具有遠大而明確的目標和志向。四個維度形成兩對矛盾主體,也是一個學校文化建設所要平衡和解決的主要沖突,兩對矛盾的解決,決定了學校文化建設的成敗。問卷采用5點量表形式,4個一級維度的α系數均超過了0.8,12個二級維度的α系數除了能力發展和顧客至上兩個維度的得分略低于0.6以外,其他都高于0.6。金一翔整合了組織文化系統模型和學校文化驅動模型的指標體系,構建了學校文化評估矩陣模型,從價值論、架構論、類別論、工具論及故事論等五個橫向視角,精神文化、制度文化、行為文化及物質文化等四個縱向視角,設立 60 個初級評估指標,形成了小學生問卷、中學生問卷、教師問卷、家長問卷、校長問卷構成的工具套件,按照學校文化指數把學校分為成熟型、中等型和待改進型三種類型。迄今為止,模型已經形成學校文化建設工具箱,加上標準知識單元,共五類工具(見圖5)。

圖片

(四)研究可持續加強

研究可持續加強的部分是:一是按照模型知識系統,繼續研制學校文化整體評估工具。徐志勇和金一翔的工具質量良好,專業性強,皆借鑒了國外企業文化和組織文化評估框架和理論模型,也都做了本土研制和修訂。模型作為中國學校改進模型,需要繼續研制一個符合自身知識體系和框架的學校文化整體評估量表和工具套件:以學校文化定義作為理論框架,把《指標體系》的44個觀測點轉化成題項,形成四點或六點量表。二是繼續加強實證范式研究和量化研究方法的運用,采用實驗法和非等同對照組等方式,檢驗項目學校發展與變化程度。同時,系統引導研究生學位論文的選題傾向于此,如五步工作法、六項工作制度、校長文化領導力的中介作用、學校顯性文化和隱性文化的吻合度、學校文化形態與文化質量指數、文化斷裂系數等,將此前各個擊破的演繹性的研究問題逐一實證化,用量化研究數據驗證、豐富和修訂結論,堅持多角互證的數據比較方式,形成混合數據支撐的學校改進證據支撐系統。





模型的應用經驗

模型應用產生了很好的實踐影響力和社會影響力,項目學校取得了大量的研究類和實踐類成果。前者如校長出版專著、集中發表論文、課題立項獲批、參與撰寫管理案例并入庫,后者如召開辦學思想和辦學實踐研討會,收獲各類教學成果獎,成為教育集團核心學校等。該部分內容專門撰寫,不再贅述。這里闡述模型實踐應用的結構化經驗,并根據實踐反饋繼續完善模型。

(一)項目組織經驗

在模型實踐與經驗知識模塊中,提到了三個項目管理和組織經驗,此處展開。

1.依靠政府發起和推動

國家和地方政府對教育公平、優質、均衡發展做出戰略部署,制定大規模學校改進政策,整合各方力量,共同支持學校改進。任何卓有成效的大型學校改進項目,都是由政府發動和推進的,只有政府才有能力調動各方力量共同作用于一點,遠非個體的小打小鬧可比。北京市教委和17個區縣教委,聯合一體,高度互動,是項目推進單位。在教育行政部門主導下,被信任和委托的大學和專家小組,具有理論優勢和思維優勢,擁有項目整體設計能力經驗和能力,有學術影響力和實踐影響力,有學術話語和實踐話語的穿梭和轉換能力,有三方溝通協調工作的能力。學校改進項目不僅是一項大型且系統的研究,還是一項多元主體參與的大型實踐,需要理論與實踐、研究與應用之間的中介機制等知識和路徑連接。因此,項目管理需要做到:政府需要和學校需要第一位,以解決現實問題為第一導向,以見到實效為第一原則,研究和學術為其服務,所作所為必須與前者步調一致,大局為重,重在配合,在需要專業支持的地方發揮高水平作用,保證學校改進項目的高水平設計、操作,獲得有質感的結果。

2.依靠大學提供專業支持

承擔任務的大學及其專家小組,為學校改進項目提供持續的專業支持,確保項目一開始就在科學框架內專業地工作。各國學校改進經驗表明,不僅認識到要以結構化的項目方式推進學校改進工作,而且還進一步意識到學校改進項目本身的運營與管理的重要性,并為此創建專門的組織機構,以協調各方主體與資源并提供支持與服務。由于各國學校改進項目主導主體不同,這些項目的管理機構稱呼各異,有的是政府性質,有的是大學研究機構,有的是社會非營利性基金會。美國“綜合性學校改革”項目由綜合性學校改革質量中心管理;美國“為了所有學生的成功”項目管理者是“為了所有學生的成功”基金會;英國“全面提升教育質量”項目的管理機構是倫敦大學學院教育學院;英國“教育行動區”項目管理者是行動論壇;澳大利亞“智慧學?!表椖坑砂拇罄麃喐母镂瘑T會管理。學校文化驅動模型誕生于北京師范大學學校文化研究中心,成為實施學校改進項目的主要專業機構。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的專業教師200余人,半數教師的專業方向和研究都與基礎教育有關,教育管理學院、課程與教學研究院、教育技術學院、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等尤其多,成為完成學校改進項目的專業人力資源庫。

3.依靠學校自我改進

不管外部主體的力量多么強大,學校改進都需要學校自我消化、整合和駕馭,是學校改進的關鍵主體。模型實施漁魚計劃,指在授人以魚的同時授人以漁,不僅撰寫學校文化建設方案,重點在于引導和幫助學校掌握系統思考和整體改進的方法論和認識論框架,提供文化建設工具箱,用結構性經驗引導學校文化建設的方法和途徑。學校學會打魚方法后,能夠持續地循證改進,總有魚吃,不會靠吃山空。每一份學校文化建設方案完成后,學校需要3-5年執行,其結果如何完全依賴于校長的文化領導力。十余年來,很多的項目學校校長都已調換到新的學校工作,他們到學校的第一件事就是,自覺制定學校文化建設方案,而且能夠獨立帶領學校成員完成,模型的系統知識和框架作用明顯奏效。在學校能夠更好地獨立行走的時候,專家小組可以放手,只起咨詢作用即可。

(二)大規模學校改進經驗

模型應用積累了中國學校文化建設經驗,也積累了大規模學校改進的五項經驗。

1.文化立校的功能論

文化立校,指以學校文化為抓手,發揮其促進個體、組織和區域發展三個功能,從學校組織、區域層面,指導和進行學校文化建設的學校改進經驗,展開的是功能論。首要任務是,幫助校長成為系統思考者,激發校長的文化自覺,點燃教師熱情,自覺利用一切外力和資源,以學校成員為主體進行文化建設。文化立校的根本目的是,學校成員因文化而自信和進步,學校因文化而獨特和卓越。文化立校經驗包括學校和區域策略,前者指以學校為單位進行的學校文化建設的策略,包括明理、善人、治事、化物等方法;區域策略指區縣或地區教育行政部門的推進經驗,包括模仿建設路徑、聚焦不同年度主題和激勵學校能動自主等方法。

2.以評促建的目的論

以評促建,指用學校文化評估手段,促進學校文化建設進程和提高改進質量的經驗,包括立項委托、政府推進和專家引領,展開的是目的論。立項委托指教育行政部門把不同名稱的學校改進項目,委托給大學專家小組,引領和促進學校文化建設進程,保質保量完成學校文化建設任務的經驗。政府推動指教育行政部門不僅委托,而且引領、參與學校改進項目,在不同階段以不同方式進行項目推動的經驗,包括原則推動、文件推動、會議推動和成果推動等方式。會議推動指教育行政部門和專家小組聯合舉辦會議,指導和推進項目進程。成果推動指把學校文化建設結果以多種形式固化成為經驗,包括發表相關論文、學校文化建設報告集、工作簡報、出版專著等形式。專家引領指在政府推動下,專家隊伍走在前面,利用研究優勢、成熟成果和實踐經驗,發揮重要引領作用,包括標準引領、計劃引領和報告引領。

3.指標引領的內容論

指標引領,指利用《指標體系》作為學校文化建設方向、框架和內容的學校改進經驗,包括問題動因、標準研制、指標解讀、指標應用,展開的是內容框架論?!吨笜梭w系》產生的直接動機是解決中小學學校文化建設中的三個問題:邏輯難自洽、概念不操作、說做兩張皮,需要制定學校文化建設指標體系及其評估標準,找到明確的操作點和觀測點,才能解決表述混亂、繁雜、說做脫節等問題,把學校文化建設推向標準化、簡易化和操作化道路。專家小組先后利用一年多時間,完善了《指標體系》,過程包括五個步驟:戰略部署、專家研制、多方研討、教委把關、專家修改。指標解讀指由教委把關人、指標研制者等對《指標體系》的理解和傳播,包括政策解讀、學理解讀和標準本身的解讀等。

4.模型導航的途徑論

模型導航,指在三方合作基礎上,利用模型工具箱為學校改進保駕護航,落實《指標體系》,展開的是途徑論。模型提供了內容框架和支持途徑,見工具箱。這里補充兩項內容,一是在六項制度基礎上,北京項目創造了一項新的制度,即片區聯合展示制度:把北京17個區縣分成5個片區,每個片區由3-4個區縣教委及其學校組成,每個區縣選擇一所學校,集體協商后集中在一個區縣的一所學校中,在一個月內集體展示、互相交流各自學校文化建設成果和改進經驗。二是與例行聽評課相比,模型的課堂觀察和課例研究具有三個特點:研究性,有主題;規范性,有工具;合作性,有輻射。課例研究創建了教師合作研究和參與者聯合學習的平臺,大學聯系人負責課例研究的項目管理、培訓指導、開發工具等;教研員負責協助學校和執教老師備課,執教者負責備課、上課和反思,校長是課例研究小組負責人,教研組是自然的研究團隊成員,特級教師是指導者,工作站其他學校成員是參與者。來自外區縣的學習者,把課例研究方法、工具帶回自己的學校,發揮了學校改進項目的輻射作用。

5.研討式評建的方法論

研討式評建即多元主體通過標準協商、現場協商和會議協商方式,運用現場建議、報告建議、成果建議等方法,共同參與學校改進的經驗,展開的是技術論。多元主體包括大學教授、研究機構人員、博士和碩士研究生、教育雜志主編等,來自50余個教育相關單位;教育行政部門分管業務的負責人,他們起著重要的組織保證和督促作用;中小學校長來自優質學校。學校文化評估過程采取多主體合作參與、互相研討和協商的方式進行,包括標準協商、現場協商和會議協商等?,F場協商指專家小組在現場工作日和校長答辯現場的研討和對話,會議協商指利用會議研討和對話開展工作,這種協商經常發生在教育行政部門與專家小組之間。共同改進是針對評估結果不理想的學校,多元主體各盡其責、協助學校改進的做法,包括現場給出建議、對學校自評報告的修改建議、總結學校改進經驗形成成果的建議。

綜上所述,應用模型的五項經驗之間互相聯系,彼此成就,猶如五顆星,缺一不可,各自閃耀,見圖6。

圖片




研究院微信公眾號:jwjyyjy  微信咨詢:1473078166   項目在線咨詢

郵箱:jwtedu@163.com 咨詢直線:13910032880

敬文研究院網站:www.bigbootycheerleaders.com   中教設計聯盟網站:www.educhina.org. cn


二維碼.gif


北京敬文教育研究院微信公眾號

網站01.jpg